濟南
當前位置:首頁濟南  正文
甘在一線做二線——訪山東公司財務總監劉軼菲
2013-1-16  字體:[]

劉總與我同年來到天鴻,一年后他被派往杭州;又一年,到上海;又一年,到山東。與之匹配,他的業務領域、崗位職責,都有了變化和提升。劉總的成長軌跡很典型,年輕,快速成長,代表著天鴻的某種特質和文化。

劉總說,外派很好,能快速鍛煉自己,在各方面的關系和溝通上都會有進一步的發展;但也有弊端,因為家人不在身邊,有時候難免惆悵。

不過事情總是這樣,有得有失,短暫的分離讓我們對親情更感珍惜。天鴻一直倡導一家人的氛圍,在采訪中,張洋送過來一把逃生錘,引得我們會心一笑——北京7·21暴雨引發對汽車密閉逃生的關注,也帶動逃生錘的熱銷。劉總說,這是辦公室自己提出來的,也是人性關懷的一種表示吧。東西不貴,但很溫暖。

除了本專業財務,劉總還分管行政,辦公室正是其麾下。從衛生間的藍精靈、護手霜,到貼心的飲品、果盤,以及細致的"隨手關燈"的小貼士,山東公司在辦公室的操辦下,處處顯現出溫馨與和諧。   從財務的嚴謹穩健,到行政工作的瑣碎細致,不同的工作內容,相同的專業特征——甘居二線默默無聞,績效難以量化,但卻是一線業務工作不可或缺的基礎和支撐。

鑒于財務工作的保密性,采訪中涉及到的數據、具體財務案例,不得不隱去,流失了部分精彩的內容,甚為遺憾。

雖然企業的最終目的是利潤最大化,但從咱們來講,山東公司還肩負著一部分社會責任,相關領導覺得天鴻人品還不錯,天鴻"先做人后做事"的精神在哪兒都一樣;而山東地域則更看重這些。

公司塑造一種責任感,一直強調"責任地產"。比如毅走活動,就沒有一個人掉隊。人的潛力還是可挖的,為什么?因為有這個團隊在,大家都不能掉隊。

【關于財務工作】

山東公司的財務就是做服務工作的,財務歸本部管理,是給當地做的一個資源配置。財務工作做得好與壞,應該說很難評判,因為本身默默無聞,在后方工作。它不像營銷,業績直觀;不像工程,質量好不好,交付時間是否及時,都顯而易見。財務,尤其核算工作,要求就是穩健,不出事,盡量減少涉稅風險;融資亦然,還要充分考慮其成本收益的配比,選取最優組合。

這兩年國家調控比較嚴,股份制銀行在風聲比較緊的時候都撤了,國有銀行把貸款的條件提高了不少,比如農行把自籌投資比例提高到50%。咱們北區分四期開發,當時一期、二期設計是16億元的總投資額,按照農行要求我們還要先期投入8個億才能取得農行貸款,這非常不現實;如果我們再投入8個億,那貸款的必要性就沒有了,這對公司資金缺口補充是一個很大的限制。

后來評比了很多家銀行,針對各家銀行的優勢,發掘出與我們融資計劃的契合點,期間做了很多的工作,最后覺得工行還是能夠相對滿足公司的融資條件,算是做到了行其所用。我們通過和工行的幾次緊密接觸,在去年10月份搭上準入名單的末班車,這才能往下談。然后經過一系列評估、審貸工作,在今年5月份才把批復拿到,實現了9000萬的放款。

財務主要做債權融資,資本運營部主要做股權融資,這是兩條線。我們有時候做內部挖潛,濟南萬象新天這個項目從目前來講,定位是一個現金流的項目。

濟南這個項目是公司目前開發面積最大的一個項目,按照我們與政府簽訂的協議,規劃5000畝,用地2728畝,幫助當地政府建造一座東部新城,是給公司輸送現金流的重要項目,從體量上應該是一個里程碑。

要保證現金流,山東公司主要有兩方面工作:

一是房源推售。價格上應該能被當地購買人群接受,從目前銷售看,基本能排在當地市場的前三名。房源經過一個月的認籌就推出去了,一個禮拜合同就簽得差不多了,平均一個月200多套房源,目前的銷售業績應該說是不俗了。

二是成本優化。山東公司的成本優化還是有潛力可挖的,因為面積大,一平米便宜幾塊錢,積累起來就幾千萬了。山東公司現金流從自身來講,一級開發的熟化成本占壓較多,山東公司的預售房收入需要同時滿足一級開發、二級開發和本部的資金需求,壓了較大。本部領導一直要求平衡一級投資,去年我們還幫助一級還了3個億的委貸,還支付其他的工程款等6個億。在這種情況下,公司領導審時度勢,規避風險,把南區作為現金流項目推出。從當地的銷售評比看,銷售面積排名前于銷售合同額,就是說我們的項目還是便宜。陳(斌)總曾說,我們能打恒大打敗了,確實很不容易。恒大在當地宣傳得比較厲害,曾在去年一個月就賣了9個億。恒大在濟南有三個項目,因為它是全國復制的,在哪都一樣,所以在戶型、周邊配套的規劃上沒有咱們專業。

在融資方面,我們根據半年工作報告的精神和后續的指導,繼續深入挖潛。我們正在談北區的融資,還跟一家信托公司談應收賬款保理的業務,想通過取得相對較低成本的融資平衡資金成本,進而創造更多的利潤,力爭實現融資創新。

在現金流方面,我們正在結合企管部、財務部做合約規劃的策略。這項工作應該放在前面,也建議本部最好設一個稅務經理的崗位,這樣可以全盤統籌考慮,解決杭州、山東、湖州三地的籌劃問題,因為各地有各地的政策,也有不同的投資機會。


【關于團隊精神】

我來山東公司兩年半了,感觸很深。尤其是剛開始2006年的時候,真是舉步維艱,那不是常人能承擔的東西。那時候,薛總、張總他們,通過各種公關、溝通,把這個項目發展到現在,很多人都是比較欽佩的。我來的時候,正趕上山東公司從低谷走向高峰的階段,2010年4月開工,6月份預售,一直到現在,一共賣了17個多億,對公司的貢獻還是挺大的。另外,本部從總的宏觀方面給予了一些幫助,我們自身還要還一些信托,還一級開發貸款,還二級開發貸款,都是靠自身來消化的。

山東公司這個團隊發展也很快,不是有句話嗎:沒有完美的個人,只有完美的團隊。山東公司組織泰山毅走,我參加過兩次,沒有一個人掉隊,非常鼓舞士氣。這種活動,沒參加過的人一想肯定挺難的,90公里走三天,一天30公里,個人肯定走不下來,但團隊是個集體,大家都在互相幫助、互相攙扶著往前走。山東公司這個團隊的凝聚力非常強,比如從目前濟南房地產行業來看,我們公司的薪酬待遇相對較低,但大家不計較個人得失。天鴻還是非常人性化的,有些員工出于一些原因離開時,也都很留戀天鴻。比如這個毅走活動,別的公司都沒有,我們在山東境內是第一家。

工作中也有很多感人的事跡,比如預算合約部做計劃的王晶晶。計劃工作是一個需要大量分析、理解的工作,各個工作都要看,特別是編排全年計劃及一些緊急性工作時,經常工作到晚上一兩點。有時候還需要跟企管部對接,做付款比例的分析,對體育公園方面進行數據研判,比較辛苦。邵福軍開玩笑說,來天鴻以后頭發越來越少了,壓力確實也比較大。

公司還是注重培養人才的,塑造一種責任感。天鴻在山東,一直強調"責任地產",因為我們有很大的忠誠度,看重責任。比如毅走活動,就沒有一個人掉隊——有個人其實已經走不了,一個小女孩,二十一二歲,第一天中午腿抽筋了,但扶著教練走,走了三天,一直爬到泰山頂,沒有掉隊。人的潛力還是可挖的,為什么?因為有這個團隊在,大家都不能掉隊。

【對話】營造企業的歸屬感和榮譽感

《天鴻》:本部辦公室打算定期組織和各機構辦公室的溝通例會。作為主管行政工作的領導,您比較關注什么議題?

劉軼菲:一個是給員工多謀一些福利,然后是企業文化的建設,這是最主要的。企業發展到現在,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,這不是空談,說白了就是有一種集體榮譽感。

我在天鴻5年,稱不上老天鴻人,但是5年以后,我們訴求就是有一種歸屬感。我們在天鴻準備干一輩子,從個人來講,我愿意為這個企業服務,因為有一種榮譽,天鴻這個品牌給我一種自豪感,人家愿意跟你合作,這方面的感覺應該進一步加強。

現階段企業文化定位是"與你分享美好未來",再過兩年,根據企業發展環境和條件,也可能產生新的發展方向。從小樹長到參天大樹,要讓企業對員工有認同,員工也增加對企業的認同感。

《天鴻》:山東公司比較有特色,我們一進來就看見一整面墻的培訓計劃,算是給員工的一種福利,做得很實,花費不多,但姿態很明確,挺感動的。

劉軼菲:我們希望山東公司的員工有歸屬感,目前這個想法正在慢慢實現,實施各種培訓,組織紅酒品嘗講座,把食堂的工作搞上去,再增加一些文娛活動,比如過兩天組織大家到自己的苗圃里去種菜……大家對公司比較認同,公司也盡全力提高每個人的工作和生活品質。大家都是打工,為了把生活搞得好一點。只有給大家提供更好的生活品質,才能有更好的精力為企業服務。

《天鴻》:目前山東公司辦公室的人員很少,但工作量和壓力都很大,我卻看到大家干得還挺快樂的,沒有怨言。而且不止辦公室一個部門,很多部門表現出來的都是這種快樂工作的狀態。山東公司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?

劉軼菲:山東公司發展這么多年,一個是企業律人先律己的作風,對員工比較關懷,比如關心他的個人生活,經常給他提出一些比較好的建議。我們經常跟業務骨干談談心,通過他們了解大家的一些想法。因為員工有些話不一定跟你說,但他們會跟中層領導說。財務部、工程部等等也有很多機會溝通,我們班子成員之間也會經常碰一碰,在公司的企業文化、人文關懷上還是能夠盡力的。

《天鴻》:有沒有故事?

劉軼菲:這類事情比較普遍,比如哪個員工生病了,領導去慰問一下。有的公司不太重視這個事,但我們還是比較關心的。有的員工比較敬業,打著吊瓶還在工作。這些故事太多了,不是有多大的影響力,但是從細節當中能體現出山東公司的團結。從公司經營班子到部門經理,包括員工,目前來講都沒有太多的怨言。

《天鴻》:大家看上去非?;蟶?,很樂觀。

劉軼菲:其實"減人不減崗"可以給員工提供更多的工作內容,提供更多的鍛煉機會。像財務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,辦公室的業務也不像其他職能部門有很強的專業性,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能接觸到更多的工作內容,對自己的提高也很有幫助。

《天鴻》:我還想說的是,大家不僅有工作熱情,而且肯開動腦筋,想著怎么把事情做好做細。比如在采訪國良總時,張洋(山東公司辦公室主任)送去一把逃生錘和一袋牛奶,其實這些都是行政常規工作以外的事情,但我們都想到了。

劉軼菲:錘子的事是辦公室自己想到的,牛奶的事我提一下。國良來了以后,應酬比較多,也經常工作到很晚。所以我就想在應酬前喝一點牛奶,可能對胃有好處,就讓辦公室準備了一些,包括給其他領導,和加班的同事。

目前來看,辦公室對各項管理制度抓得比較好。有的員工上下班坐車來回得三個小時,但我們基本沒有遲到的。下班以后不是說到了點兒就走,而都是自覺把手頭工作做完再走。我們也這樣要求:今天的工作盡量今天做完,不要拖到第二天,因為明天還會有其他的工作需要完成。



Copyright 2013. www.tenhongland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天鴻地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54360